新闻资讯
化学系一九五八届毕业六十周年庆祝活动小记
发布时间:2018-05-18 

    在这阳光灿烂的五月天,在迎接校庆113周年庆典活动即将到来之际,我们化学系五八届毕业同学的上海校友,举办庆祝毕业六十周年的聚会活动。毕业六十周年就是意味着一个甲子年已经过去,意味着我们已经在不同的岗位上向国家交上了工作的答卷,意味着同学中最小的年龄已过八十而进入耄耋之年,意味着在家庭中都已成为爷爷奶奶甚至太公太婆的辈分,我们全体同学怀着十分激动的心情,融入了这次聚会的活动。

    聚会的日期选在这二零一八年的五月八日,象征着我们是五八届的毕业生,由于同学都年事已高、行动不甚方便、开会时间不能太长等因素,聚会活动选择在市中心的淮海中路一酒店的礼堂内举行,但也有部分精力还比较充沛的、远道从国外和香港回沪的、以及多年没有机会返校的同学,利用会前的二个小时时间,代表全体同学到学校来作闪电式的访问,这一方案得到了化学系领导的支持。 8号上午,系里专门派一辆面包车在校内跟随我们这批年老的校友,由负责校友工作的乔玉巧老师接待、并全程导游、协助拍照和照顾老人的安全,直至上午十一时,汽车把我们送至酒店,与先期到达那里的校友会合,共同举杯庆祝六十周年。

    返校参观的校友共有11位同学, 李世慰和他的太太莊秀霞女士,专程从香港飞上海,谢光华自毕业后工作繁忙,现定居美国,这次是首次参加同学聚会,兴奋不已,庄梦华也是特为聚会而从美国回沪的,他们早晨7点多就到学校了,先在校门口附近和曦园等地拍照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照片中的时钟还指在7:55分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陈望道教授是我们当时的校长

9点钟,校友们到齐,在校门口,大家握手问候,然后在校门口合影。

    随后大家带着深深怀念母校、怀念老师、怀念教室、怀念一草一木一砖一瓦的心情,开始浏览校区的色景,首先到达相辉堂,这座庄严肃穆的礼堂稳稳地坐落在大草坪的后面,虽然新建的现代化北堂尚未对外开放,我们能站在这六十年记忆中的大会堂前留一张合影也就很满足了。当站上碧绿的软绵绵的草坪上,同学们小心翼翼,有人深情地说,我们读书时功课那么忙,没有闲情到大草坪来走走坐坐,今天退休了有幸来重游故地,真是开心极了。

    草坪的南面、现在的校史馆是我们当年的图书馆,典型的古建筑风格,可惜当年的佩琳院已拆除,高高的吊车是正在建筑地铁18号线站点所在地。

 

    走到旁边的苏步青铜像前,同学们纷纷三三两两互相合影,这位著名的教授当年曾经是我们的教务长。

站在崭新的子彬院前,有人回忆说这是我们当年的化学系楼,是啊,当年的仪器室、药品室、和部分实验室都在这里的,直到化学楼造好。

 

    同学们见到了复古老校门,大家都仿佛在参观比我们更老二代三代的老师校友当年读书的地方,肃然起敬。

   燕园就是我们当年称之为小桥流水的地方,诗情画意,但是现在多了世纪钟,老复旦奠基石,燕园观鱼等景点,有同学大声问,谁曾在这里谈恋爱的?大家会心一笑。这里的一块草坪也曾经是1954年我们进校时开迎新大会的地方,吴征铠、严志弦等教授都出席。

 

     很多同学都留恋第一教学楼,因为当年教学大楼只有这一幢,我们每天都背着书包在这里上课,抢位子上夜自修,参加考试,开年级大会等等,1233、1237、1228、1223、1218 、1213等名字永远不会从记忆中抹去。

 

    就要离开这教室大楼、正在上车的时候,我们巧遇许征副校长。许校长特地上车向校友们问好,并探望因腿脚不便而没有下车的李世慰太太,在车上合影留念。

   

    11点多我们到达聚餐的酒店,那里早早有同学在等待,大家相互热烈地祝贺、问候,出席聚会的校友共33位。

 

    聚餐会由伍肇炯同学主持,他热烈祝贺毕业六十周年上海地区庆祝会胜利举行,感谢从海外专门回来参加庆祝会的三位同学,感谢李世慰同学对校友聚会多次赞助。

    接着由李世慰同学发言,他因特殊原因未能参加毕业五十周年庆祝活动而非常遗憾,这次事先约好与六十年未见、当年的室友谢光华同来参会。